• 289阅读
  • 1回复

【榜样】房飞:第一位在美国国会大厦演出的华人指挥家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admin
QQ在线联系346188863
 

发帖
2944
房星
554304
威望
17551
贡献值
13914
交易币
153398
辈分排序
光宗耀祖 荣华富贵

房飞,首位在美国国会大厦演出的华人指挥家,他指挥的背影频繁出现在纽约林肯中心、卡内基音乐厅等世界级音乐殿堂,他的音乐被西方主流社会广泛接受。这位凭超凡音乐天赋考入中国最高艺术团体样板团的音乐天才,不仅是演奏家,也是音乐活动家和乐团管理者;他向美国听众展示了大量中国音乐作品,《红旗颂》《我的祖国》《茉莉花》等大型交响音乐,为观众带来一场场绝美的视听盛宴;他用音乐,为世界了解中国打开了一扇门。

房飞,今年62岁(祖籍上海),是美国亚文交响乐团的总监兼指挥,不过,很多来纽约求学的音乐人,更愿意称呼他一声“房爸”,那么,这个称呼是怎么来的呢?

近年来,他与上海戏剧学院、上海舞蹈学院等机构合作,参与大型京剧、大型舞蹈诗和大型舞剧的创作。同时,他还与包括世界级著名女高音歌唱家Inva Mula等多位国际巨星同台合作过。
视频在此:【榜样】房飞:第一位在美国国会大厦演出的华人指挥家
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

精彩

感动

搞笑

开心

愤怒

无聊

灌水

难过

新奇

臭美
认真回帖是尊重楼主,加分也是一种美德! 打造全球一流姓氏网站!后台也同样精彩,人生演绎得更精彩!做与不做的最大区别是:后者拥有对前者的评论权。坚持自己的原则,做好身边的小事,管好自己,尽量帮助别人!
离线admin
QQ在线联系346188863

发帖
2944
房星
554304
威望
17551
贡献值
13914
交易币
153398
辈分排序
光宗耀祖 荣华富贵
只看该作者 1 发表于: 10-13
房飞:享受音乐的最高境界
发布日期:2014-12-23


房飞说,出于对音乐的痴迷,对乐团及每位团员诚挚的爱,十多年如一日地坚持,确实不容易,冷暖自知。每当在台上让我全身心地沉醉在被音乐沐浴的意境中,享受观众赐予的鲜花和掌声,享受音乐的最高境界的瞬间,苦中有乐,感概万千,我要的就是这种无与伦比的享受!



大纽约地区唯一由华人音乐家组成的管弦乐团——纽约东方室内爱乐乐团,十几年来,在大纽约地区、大华府地区等地已演出上百场,积累了好几套音乐会的曲目,针对不同的观众、地点、节日,演奏中国民族音乐、戏曲音乐、流行音乐、西方古典音乐及圣乐等。除了为小区服务,应邀到图书馆、大学、高中、教会、纽约市政府、联合国、卡内基音乐厅等地演出,还多次在纽约和华盛顿地区指挥百人和唱团,由于多年的辛勤耕耘,不仅演出风格的高水平、多元化,而且曲目繁多,形式多变,中西合壁,赏心悦目。不仅有「阳春白雪」,而且有「下里巴人」,因而博得了方方面面的赞誉和好评。今年底已有联合国和卡内基音乐厅的演出安排。



人们不禁要问:纽约东方室内爱乐乐团的领军人是谁?是该团的音乐总监和指挥吗?此人是如何步入音乐生涯的?音乐人在美国要生存下来谈何容易,其生存之道是怎样的?如何发挥乐团的正能量?我们的答案是:这位领军人是资深的音乐人,是不可多得的音乐全才,此人正是该团的音乐总监和指挥房飞。



为音乐而生的房飞,苦学成材,历经坎坷,他对音乐事业却永不放弃。音乐在他血液中流淌,他对音乐事业付出的心血和汗水,冷暖自知;乐此不疲,无怨无悔;矢志不渝,苦中有乐,他要的就是这种无与伦比的享受。他致力于音乐事业的建树,堪称:既是搭建中美人文交流桥梁的使者,也是弘扬东方与西方多元音乐艺术的典范。为揭开房飞传奇音乐生涯中的神秘面纱,笔者邀请他来到纽约分社,在专访中聆听他的心路历程和肺腑之言。



不一样的学习 不平凡的经历



房飞说,1958年我出生于上海一个医生的家庭。从小就充满忧患意识。因姐姐比我大十几岁,被分配在上海一家食品公司工作,父母说我的去向一定是上山下乡,到外地农村务农。因还没恢复高考,唯一出路是得有一技之长报考文艺团体,这是当时逃避上山下乡唯一途径。在父亲严厉「逼迫」下,每天早上4点多起床练琴,然后上学,放学后再练,晚饭后继续练,每天练到10点多才能睡觉。为增加被录用机会,同时练习几种不同乐器。十年如一日,从未间断。



因父亲是上海一家大医院的医生,能为我请到当时国内大师级的音乐家来教我,我先后师从张世祥、许玉清学小提琴,师从余效良、沙剑林学双簧管,任同祥教我唢吶,刘奎元教我打击乐,赵凤印教我笙,还师从周仲康学作曲理论。整天耳濡目染,学到很多学校里学不到的知识、技能和绝技。



1975年,17岁的房飞进入上海长征农场文艺宣传队服务一年,为知识青年演出。不久,房飞幸运地考入当时梦寐以求、万人羡慕的样板团──上海京剧一团《智取威虎山》剧组的后期阶段。从此,他和一流音乐家们在一个乐团演奏,那感觉简直像在做梦一样奇妙。──这是房飞步入音乐艺术生涯的飞跃阶段,它改变了房飞的一生;并为日后创办乐团,全面施展才干奠定了扎实根基。



不知是房飞生性不安分,或是学的乐器种类多了,还是对音乐特有悟性,房飞说,每次乐团排练演奏几遍,我就能既把自己演奏的分谱背下来,也把其他人的分谱记了下来。久而久之,就习惯地把总谱都记在脑子里。同时,认真观察指挥的一举一动和每个细节,甚至还为指挥的差错或灵敏度不够而着急,心想:何时能站在指挥台上就好了!1979年初,剧团在乐团近200人中选拔出14人组成乐队出国巡回演出半年,我有幸被选中,先后赴英国、德国、比利时、荷兰、卢森堡等欧洲国家。欧洲的经历,大开了我的眼界,特别是在慕尼黑歌剧院看到那场比才的《卡门》,让我第一次被外国歌剧的精美制作及乐团的高水平所震撼。我们在欧洲每场演出完毕,谢幕都达到十次之多,可见欧洲观众对艺术的尊重。回国后,总觉得做个演奏员已不能满足自己的愿望,所以又进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继续修作曲课程,师从作曲理论大师桑桐、严庆祥、谭冰诺、叶纯之、赵晓生等老师的课,收益良多。



80年代初,港台流行音乐盛行大陆,我成为中国首批涉入流行音乐的音乐人。在舞台上,从弦乐、管乐到打击乐我都能演奏。有一次在苏州大剧院演出,爵士鼓手出了紧急状况,急电上海派打击乐老师来救场,不料因他对乐曲不熟,在台上几乎要翻场,情急之下,我放下手中小提琴,跑到鼓手座位接下鼓棒,完美地演完整场。另一次是演出前双簧管手落实不了,「救场如救火」,也是由我来顶替,同事们惊讶之际发现:原来房飞有深厚的童子功。



在中国大地流行音乐非常盛行之际,我多次组团到全国各地巡演。在沈阳大剧院的演出,当地观众简直是跟我们「疯狂」了一个半月。巡演的经历,给我经营乐团提供了经验;观众的热情反响,使我对把握选曲的多样化得到启示。



步入音乐生涯的每个阶段,房飞先后担任过多种乐器的演奏员,从小提琴、中提琴、双簧管,到中西打击乐,甚至中国民族乐器中的唢吶、箫等,他对不同乐器的演奏经验和对其性能的了解,可以帮助乐手更好地发挥其乐器的特点,避免一些演奏法上的盲点,从而提升整体演奏效果。作为乐队而言,能掌控各种乐器且准确发令调度的人,是不可或缺的;也是能赢得乐手的尊敬和认可的。



为了丰厚自己的知识面,房飞又在十几人才能取一的情况下,通过激烈竞争考试,跨行进入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攻读政史专业。这4年我学习了大量文史,政治,哲学,逻辑和外语课程,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当初我的政治经济学老师华民教授,使我无形中自己对人生的价值和目的有了更多的思考和追求。



从没放弃音乐 音乐给我灵感



80年代末,我被卷入当时的「出国潮」来到美国纽约。为了生存下来,我除了教小孩子学乐器,同时也经历了艰难的创业历程,电影《北京人在纽约》的坎坷经历,我几乎都经历过。送外卖,开餐馆,开卡车公司,在中资公司驻美分公司上过班,也从事过金融、贸易、国际运输工作。几经多少磨难都坚忍了下来,令我感到幸运而欣慰的是,我从来没有离开音乐,没有放弃音乐,音乐我永不放弃!我在音乐方面汲取到的营养,领悟到的灵感,是我有生以来从没有过的,其原因是我在指挥诗班、合唱团以及带领全会众歌颂的经历,此经历一直延续到现在,给我最大的感受是:当带领会众颂赞时,指挥是「不见一人」。平时音乐会上,指挥也应是「不见一人,只有音乐」。每每我站在台上指挥时,我总是想到:我被音乐感动了吗?音乐是从我内心血液里流淌出来的吗?合唱团的每个人,乐团的每个演奏者和我在一起吗?大家有没有「同感一灵」呢?



经过多年的打拼,生活稳定后,2004年正式创办成立纽约东方室内爱乐乐团,由我担任音乐总监和指挥。团长以前是专业小提琴手,是一家大型连锁企业老板。乐团首席以前是其他乐团资深首席小提琴,乐团副指挥是音乐博士,乐务是其他合唱团的女指挥,乐团编制基本上是个中型管弦乐团。乐团成员有音乐系毕业生、教音乐的老师、专业乐手,还有医生、政府公务员、企业老板等。大家为了所热爱的音乐走到了一起。



进行心灵交流 得到感染启迪



十几年来,乐团从不停止排练,即使在纽约特大暴风雪的当天,大家还是提着乐器坚持来到排练场。乐团长年活跃在大纽约地区、大华府地区、新泽西州等地,先后演出已达上百场。积累了几套不同规格音乐会的曲目,根据观众、演出地点、节假日的不同,调整演出曲目。特别注重曲目安排多样化,既有西方古典音乐,也有东方的民族音乐;既有耳熟能详的经典曲目,也有北美舞台上罕见的流行音乐;既有「阳春白雪」,也有「下里巴人」。竭尽全力把乐团打造成每场演出令观众赏心悦目;令演奏者自觉完美演绎,且具独特风格出类拔萃的乐团。我们整个乐团犹如一个大家庭般温暖,音乐家之间好比兄弟姊妹般和睦相处。



何谓指挥?指挥是发令调度乐团的领军人;指挥是传递和诠释音乐艺术正能量的灵魂人物;指挥是乐团整体的精神、风格、音色和水平的标志。房飞表示,指挥的任务是把整个演出团凝聚成一个整体,把不同因素甚至不同程度的乐手捏合在一起,传递指挥对作曲家的理解,对作品内涵的心灵感受,对作品意境的阐述和诠释;以音乐与观众进行心灵的交流与沟通,使观众得到感染和启迪。简言之,指挥自己有感动,观众才可能被打动,「感动」永远是宗旨。



房飞说,指挥是在准确无误地演绎音乐艺术的前提下,一种与演唱和演奏者之间,与听众和观众之间的身心灵的传递、交流和沟通,而付出的心血是在演出以外的时间来完成的,所以,可以说指挥的工作则是最难的。



反之,如果一个乐团或合唱团仅仅能够按照乐谱演奏下来,那么,可以说,演出时对声音最没有贡献的人就是指挥,因为他没有发出任何音乐。如果一个乐团在演奏,根本没有指挥;或在音乐会上让一个音乐爱好者上台指挥;或者让一个人按照总谱机械地打打拍子和节奏,那么,可以讲:最容易的则是指挥了。



指挥对音乐艺术知识的积累是否深厚,指挥对技能技巧的拿捏是否得法,其水平的高低直接影响到演奏的风格、节奏、旋律、音色的质量和整体效应。房飞表示,指挥本身要对各种类型的音乐都要有所了解和熟悉;对音乐的细节要非常地敏锐;要有熟记各个声部的旋律和节奏以及总谱的天赋;对各种乐器的性能特点及演奏技法要熟悉。指挥更应该是一个发挥众人之长,避众人之短的带领者。我经常对团员说,你们不管是唱还是演奏,都要和我交流,有时我需要从你们身上得到启发和灵感;我不是带着你们走,而是我推着乐团走,我在推的同时,把走得快的拉一下,把走得慢的推一把,这样才能有整体的和谐与心灵的统一。指挥还要与乐团所有成员相处得很好才行。演奏和指挥一场音乐,是大家共同用身心灵来完成的艺术,只有全体成员身心灵完全一致时,那才是好得无比的音乐。



在古曲音乐演奏界,我最欣赏的指挥家是卡拉扬,只要他一上场,马上进入音乐的境界,眼睛基本是闭着的,用他的心灵来读音乐,演绎音乐。其实,好的音乐家是很灵敏的,指挥的一个细微的动作和心理的小小起伏,演奏者都会感觉到。所以,指挥一定要做到没有私心杂念,没有患得患失。要熟记乐谱,要充分信赖乐手,给演奏者信心,共同演绎,气势贯通,一气呵成,从而赢得暴风雨般的掌声。



在合唱方面,我特别推崇黑人灵歌合唱指挥,他们有的也许没有经过指挥课程的训练,但他们在演出时那身心灵合一的敬拜,着实让人感动和流泪。



被音乐沐浴 苦中颇享乐



房飞感到,指挥在台上,「不见一人,只有画面」是奥秘;「不看一人,只有音乐」则是奥秘。十多年来,为了音乐事业,我全身心地投入和付出,艰难困苦,风吹雨打,音乐我永不放弃,付出我无怨无悔。在乐团的运作方面,除担任指挥工作,还要负责选曲、编曲、配器和大量的排练。在行政工作上,要负责演出场地的联络、演出具体安排、乐谱的整理和复印等。出于对音乐的痴迷,对乐团及每位团员诚挚的爱,十多年如一日地坚持,确实不容易,因为音乐在我血液中流淌,乐此不疲,苦中有乐,冷暖自知。每当在台上让我全身心地沉醉在被音乐沐浴的意境中,享受观众赐予的鲜花和掌声,享受音乐的最高境界的瞬间,苦中有乐,感概万千,我要的就是这种无与伦比的享受!



为了搭建中美人文交流的桥梁,2009年到2012年,我多次回中国与上海戏剧学院、上海戏曲学校、上海舞蹈学院和上海舞蹈学校合作,参与大型京剧、大型舞蹈诗和大型舞剧的创作,再次与上海文艺界的老朋友取得联系。我参与了很多中美之间文化交流方面的工作,也与国内一些文艺团体在纽约有合作演出的机会。



我的美满家庭,一直是我音乐艺术事业的支持者和推动者。太太陆介津是优秀的舞蹈演员,她父亲陆金邦是上海音乐界的老前辈,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的前身上海国立音专,也是一名指挥家。我的小儿子房绍波现就读于水牛城纽约州立大学金融专业。大儿子房绍卿目前是上海戏剧学院特聘作曲和音乐制作专家,大学毕业于纽约市立大学,硕士毕业于旧金山艺术大学。先后独立创作了大型芭蕾舞蹈诗《四季》、大型现代舞剧《红》,大型多媒体舞蹈《极境》、大型映像剧《水墨同里》等,其作品都获得了大奖。2011年12月14日芭蕾舞蹈诗《四季》荣获第六届「荷花杯」全国舞蹈大赛作品金奖。



2014年8月18日于纽约春晖室



☉文/莫利亚 镜报纽约分社社长



☉图/龚文谟 新华社签约摄影师
认真回帖是尊重楼主,加分也是一种美德! 打造全球一流姓氏网站!后台也同样精彩,人生演绎得更精彩!做与不做的最大区别是:后者拥有对前者的评论权。坚持自己的原则,做好身边的小事,管好自己,尽量帮助别人!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请确认你的回复是对本人作者的尊重,为了保证论坛发言的质量,望各位宗亲共同遵守论坛的规定,回复帖子要看清帖子内容,不要一味的赚人气,冒失回复造成文不对题。
 
上一个 下一个